烈♂酒

混语c
主皮两个
磨皮两个
扩?

【原创】非礼♂勿视[中长篇]

       大家好,先自我介绍我是红豆糕,看文前给的一些小提示:

        本文涉及众多雷点,属于架空文,R级会有,生子也会有,全程无虐点(谁说的,不一定哦)更文时间未定,随心情,绝不弃坑,还有,文笔真的渣。
了解一切后,正片开始。




Ⅰ天降惊喜(吓)

      “呜…现在几点了。”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孩从床上坐了起来,瞥了一眼身边的闹钟,糟糕…迟到了!但他并没有起床只是呆呆的看着床单上的不明液体,‘谁能来告诉我,床上的血泊是怎么回事?!’至少他现在下不了床,他开始忧虑了,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向老师请了假,当然,请假的理由是自己感冒发烧了,水门还特意嘱咐几句“多喝点水,早点好起来,同学们会去看你的。”同学们会来看我……?!那可真是万幸中的不幸,带土隐隐约约的听到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,不好,应该是老不死的来查房了。

  带土口中这老不死的正是带土的爷爷——宇智波斑。虽说是爷爷但却有着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,看起来完全像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人士,谁会知道带土见到他的第一天就让带土叫他爷爷,饭可以乱吃但爷可不能乱认啊!于是,他把这一称呼当成了恶搞直接叫起了老不死的,斑当然也不会屈软,顺口就叫了小兔崽子。
       现在面对这一尴尬的情况带土只好先裹起被子装睡,眼睛微微眯起观看着外面的情况,果如其言真的是斑来了,他在屋里转悠了一圈最后将方位调整到带土的卧室,推开房门看见床上有一坨被子,斑猜测人一定在里面,上去揭开了带土的被子想问问他为什么没上学,刚刚揭开就看见了带土惊慌的神情和他身下的鲜血,斑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平静“小兔崽子,你在我这里杀人了?”带土真的很想吐槽他的想象力,只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情“老爷子…我一早起床就变成这样了,和老师请了假,老师告诉我一会儿同学还要来,我该怎么办啊……”斑好不容易听到一次正经的称呼也坐在他的床边看着带土“你这情况还真是特殊,也没动刀没动武就出血…”斑思索了一会儿给出了一个结论“你是不是梦游流鼻血了。”“擦!老不死的你才梦游流鼻血呢!你太不靠谱了……还是上网搜一下吧。”说完带土拿起了枕头下的手机询问了他这一情况,却发现自己的现状与网络中的月经有些几分相似,可网诉只有女士才会有来月经,难道我是个女孩?带土瞬间停止了这个想法“老爷子,我好像来月经了。”听到这情况的斑也有些懵“小兔崽子,我也不是没有生活常识,只有到岁数的女孩才会出现月经,难不成你是个女孩?”带土也不想承认,可现实还是逼迫他认账“我不是女孩,总之现在的情况是肯定不能被琳女神和笨卡卡看见的……”

第一卷结束。

/如果你们喜欢不妨点个红心,不满意或可以修饰的地方一定要说出来,如果你评论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复的,那么,就一起期待第二卷吧。/